美里之又是离别的季节好伊寞

又快到 Post-out 的时候了。

所谓的 Post-out, 就是在大城市完成 FYDO-ship一年后的命运。留下,或离开到另一个小镇?

从上个星期忽然从天而降Fax机而出的那封信开始,我就有一股淡淡的悲伤。

往后会去哪里是一回事,那也不是我可以决定的。我们只能互相取笑+苦笑,说什么 locum去抓“忘不了”来卖赚些 side income 啦种菜啦抓山猪啦…..
离别是另一回事。

七个人,无论谁去谁留,离别是必然的了。

这个家,无论谁去谁留,也很可能say goodbye了。除非有转机,有奇迹。

没事做在家走上走下。

走着走着,想起昨天林俊杰在《梦想的声音》唱的那首《末班车》,就找来听听。离别的歌哦,我很爱的一首歌。听着听着好sad 哦。

走着走着,开了冰箱。我的格子好空哦。每当我想要胡乱买些什么,想起快搬家了,哦还是算了吧。
那盒难吃的granola,好想丢掉买盒新的museli…还是算了。
那包cheese…看起来是吃不完的咯,没有人搬家会带cheese的(神经病),送人吧
还有那罐 Nutella… 也没有人搬家会带Nutella的,我要努力吃完它。

要买个新食物都要三思而后行啊好sad哦。

走着走着,看到我家门外的流浪狗们。那群被我们胡乱取名什么ahpui美美coklat黑黑白白的狗狗们。

有一只又肥又矮,总爱装老大,从老早以前我们就觉得它顶不久可是它的命却很硬。它很挑食,有两颗黑得像 necrotic tissue的铃珑,甩来甩去很恐怖。为了证明给我们它只是虚肥,它穿过了我们家篱笆那小小的空隙,在地上和可怜的鞋子上留下可恶的血迹。
它,叫 Ah Pui.

又有一只人见人爱的,它总是很奇怪地出现在很多人的家里。它很贪吃,也很 hamsap, 时不时会钻进我们的裙子,很放肆,可我们还是很犯贱地很爱它,因为我们都以貌取狗,谁叫它这样帅。话说有一次我sayang它时忽然间它的XX喷出血来,它还可以若无其事的讨食物,真不是到它是贪吃出另一个境界还是没有pain receptor. 真的吓死宝宝有木有。
它,叫美美。哦它其实是个男的。

还有一只毛毛又臭臭的,它诡异地忽然出现,看起来像个被遗弃的小狗,总爱进来我们家。然后我那爱心澎湃的housemates们还帮它洗过澡,我的剪刀还牺牲来剪它的毛啊,然后…….有一天它又诡异地不见了。
它,叫Momo。我还以为我见鬼了。还是它真的被人抓来煮咖喱了囧囧囧

看着这些狗,再看看鞋架上的狗粮。你们这些狗够也够幸运了,离开前我们就把狗粮大放送让你们当山珍海味吃吧!以后别再去另一个人家喷血,也不要去钻人家的裙子了好不好。

然后走着走着,看到那个等着被我们cutunifi, 那颗我不懂housemate要怎样带走的mini咖喱叶,那些我不懂怎样带走七乱八乱的衣服书本纸张体重器乌克丽丽dumbbell (你没看错,是dumbbell没错,可是是那种贼进来我都丢不死他的那种1kg dumbbell .___.)…..

离别的季节啊。
一年好快哦。

扣掉我农历新年溜走的两个星期,就差不多剩一个月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P/s:下一篇怎样写取决于距离现在三天后会发生的事。波比波比。

Comments

  1. Ka 要! Kayao! Don't emo, life is made up of meetings and partings. Cheer up and be prepared n excited for the new journey! Forget the past, live today n never fear ur future.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