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回来了!

...并不是因为我很得空,正是我很忙,而本小姐有个坏习惯,就是越忙越爱做一些不相关 wu eh bo eh 的事,然后再 last minute 把该忙的事用洪荒之力挤出来,会让自己很有一种 “我根本是超人”的错觉与成就感。

真变态。

而另一方面是有人想念我的部落格啦啦啦,所以为了她我要假假来写一下。

电脑电话前的朋友你们好不好?

呵呵。

话说本人从今年二月尾开始在美丽的美里 (Miri) 当个小 FYDO,又名 First Year Dental Officer。 换句话说,就是牙医群里最 noob 的那个群体.

过去的八个月在 Primary Care Clinic 过着时时准备要一个打十个的日子,应该是我太过人见人爱,病人也爱,时不时都要让我 adrenaline rush 一下才满意。然后做到披头散发,让 aunty 以为我连孩子都 pok 出来了。是该反省一下。

现在的我在 雪兰莪的家里过着逍遥自在一面抠脚一面看着WhatApp嘲笑同事有多忙  医院专科 (Oral Surgery & Paediatric Dentistry) 当一粒马铃薯。一粒外表冷静而内心有几十个 tsunami 扑来扑去的...马铃薯。有一样东西,感觉在脑海里,其实被抛到南中国海里,它叫“那些年我们在大学读的知识”。

*忏悔-ing*

这次刚进专科两天就飞奔回来家里,有一种暴风雨前的宁静。这很geli。

话说回来,美里真的美丽,有山有水有洞,一年要出国旅行几次都可以,文莱欢迎你。再来,我是用 passport 过 kastam 做工的咯,没有 overseas 也有 over the sea, 是不是很酷呵呵。也许上天让我来这里是有原因的,一个新的地方,新的风俗习惯,一群有新有旧可是都一样神经病的同事朋友们。

爱死你们了,谢谢你们不是让我笑个半死就是气个半死。生命如此多姿多彩啊.....


好了,又是乱乱 po 照片的时候了:

#UMgang @ Jabatan Kesihatan Negeri Sarawak, Kuching 


#Mirigang 来报到的第一天



有魅力的美里美丽得没理


时不时来个出国旅行


再时不时带外地的朋友来逛逛~



Bintulu, Sibu, Sarikeri roadtrips~ 人生就是不停地驾车和吃。




再来又是一堆有的没的没完没了的postersssssssssss 其母之。



KP Miri & KP Tudan, 我爱的大家庭。虽然大家时常吵吵闹闹kacau来kacau去,还是很感谢大家八个月以来的照顾呵呵呵~



最重要是我爱滴同事们~


顺带一提,无聊时还可以继续我喜欢滴乱乱涂鸦 :P

再得空一点就是没事找架吵,玩 Monopoly Deal 玩的越凶越好,越嚣张越爽。

一群没事找事做的爱虐与爱被虐狂。

最近不小心追上了九把刀的杀手系列,一发不可收拾。不要问我干嘛那么变态,变态的书很好追。可是进了 Pakar 还是不要读那么多,要不然一生气就抓把刀往谁谁的 carotid artery 插下去,然后咕噜咕噜咕噜.....

那就不好了。


顺便说一下,本姑娘的 4 年又 2个月的绑牙之旅终于结束了,可如果你想看些女神照就算了,只有从很yong sui 的小鸭变成没有酱 yong sui 的大鸭罢了,而且是那种额头有很大颗 pimple 的鸭。话说回来,拆了牙套的反应如下:
  1. 牙刷不用换的那么频繁,之前真不懂在刷牙还是刷马桶。
  2. 牙齿好滑啊可是吃饱饭还是下意识用舌尖 tok 来 tok 去。
  3. 忽然看见隐藏在金属后的牙石 wtf。 我想洗牙。
  4. 过了那么多年在大学 + 诊所一直狂拿人家的 impression,自己却逃过很多劫,报应终于来了。呃...其实还好。 
  5. Retainer. Ugh. 
tada.

好了,若干年后再续。再此搁键盘。我好想念我死去的laptop啊。


P/s: 偶然发现上一篇竟然是刚刚好的....一!年!前! Well that was totally unplanned. 我发誓。快把4/11 列为国际部落格日吧哈哈哈~



Comments